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angchuanjun的博客

 
 
 

日志

 
 

打 赌(上)  

2016-07-30 06:14:25|  分类: 养生有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 赌(上)     (短篇小说)

                                                    尚 仑

 

    几年前,我从维也那返港,应征交响乐团首席小提琴师的职位。因为航空公司员工工潮,我迟到了一星期,那职位已被人捷足先登了。乐团指挥好像看出了我生活得很拮据,就热心地给我介绍了一份临时工一一到某邮轮的餐厅作演奏师。除了免费吃住还有每日千元的报酬。十天的航程,我能赚到回欧洲的旅费,于是就欣然接受了。

   第二天一早,我拎着琴到邮轮公司的办事处报到。这次我来早了,不得其门而入。正踌躇间,听到旁边一间琴房里传出钢琴声。这人的琴技了得,巴赫的难度最高的复调练习己不在话下。几分钟的预热之后,传出了陌生的曲调。这是什么曲子?我从未听过。忧郁、徘徊、悲伤...大约五六十个小节之后,那旋律似乎找不到突破,于是又从头开始。隔着木门,见不到演奏者,但我已从音韵中大抵推测出这是一个女性刚琴教师,这几十个小节是她的创作,那伤感的旋律写照了她的内心。她应该正陷入了抉择的彷徨中。

   电话钤打断了她的创作,也证实了我的推测:

   喂?那声音压抑了不满。“我已经讲过了,我不会参加选美!第一,我不美!第二,即使美也不会拿出来展示给那些无聊的男人评头品足!......既然你说是我妈妈的旨意,那你不如帮她报名,叫她去选好了!......谢谢你的好意,我不喜欢戴首饰。你如果一定要买,那你买了后直接送给我妈好了,省得她每天戴些假首铈去参加那些有钱太太的聚会!”。言为心声,虽然未见到人,但她的语言已勾勒出她的形象。此时那邮轮旅行社已开始营业,大约用了二十分钟,签完了合同。出来的时侯,那琴房依旧传出那忧郁的琴声。没有突破,还是在那旋律里踏步不前。我突然灵机一动,飞快地跑下楼,站在那打开窗的琴房对面街上,取出琴,试了试音准,大力度地用弓根拉了几个近乎噪音的和弦,为的是刺激她的耳膜,引起她的注意。果然,那受过训练的耳朵对音乐特殊敏感,她停下来,听。

   我先是重复她的旋律,然后用几个小节的过度带她突出重围。把她带出琴房,带到旷野,带到大海,带到天空。我企图打开她的心扉,驱散阴霾和忧郁。我甚至用一系列的十六分之一音符把她的旋律拆解,组成欢乐的韵律。那时我受到她的启发和刺激,全身心地投入。那灵感经过碰撞拼出耀眼的火花。后来,我已经忘我了、忘她了、忘记了一切,音符几乎流畅无阻地渲泄出来。

    有途人将零钱放进琴盒。在留学期间,我经常站在街角用演奏换取面包,故此习以为常。那钱币的叮当声并不会影响我的沉浸和遐思。但是几声汽车喇叭的尖叫声却把我唤醒。

    一架敞篷跑车停在我身边。车主人英姿绰约,充满自信。他又按了两下喇叭,终于按奈不住,对着那打开的窗子大声地喊着:“安娜!安娜!”直觉告诉我,安娜就是那钢琴教师,而这位踌躇志满的男子应该就是她的追求者。

    两分钟后,一位素面端庄但又美得不忍看的姑娘,带着愠怒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举着鲜花涎着笑对着她。她并无感激地说:“这不是你家的花园,请顾及别人的感受好吗?”他不以为忤,仍保留着讨好的笑容:“我只会顾及你的感受!”见她嗔怒升温,忙不迭地拿出一张支票说:“既然不喜欢首饰,那你自已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好了!”姑娘看了看上面的内容,问:“这是给我的?”“是啊!”说着拉开了车门。姑娘没有上车却径直向我走来。

    彼时我被她的举止所吸引,僵硬地有些失礼地愣在原地。“你给我上了一堂课,是我的启蒙老师!”说着,把花束送给我,并把那张支票放进我的琴箱,还细心地用盒子里的硬币压好,大概是怕风吹走。

    当时我木然地呆看着她上了车,听着她叫他将车棚掩上,目送着车子消失,我又仿佛全都没看到、没听到。待我还过神来细看那张支票,不由地发出哇的一声!

    那是一张现金支票,金额是港币一百万!

    我闭上眼,让自已陶醉了几十秒,然后在文具店买了些五线谱纸,找了一家西餐咖啡厅,将先前的即兴的曲子记录下来。几个钟头之后,我终于脱稿了。那曲子是在安娜的主旋律启发下创作的,故此将其命名为《安娜·佛伦斯基》。我在下意识里把她喻为了《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女主角,而自已权当是男主角弗伦斯基。反正那曲子有几分凄美,这使得那命名近乎贴切。

    我将曲谱的影印本塞进那无人的琴房里,就上了邮轮。十天后,我甫上岸就直奔那琴室。遗憾的是那教室空空如也!询问之下,说她已退租。任我再三打探,终是无功。自此香踪渺渺,再见无缘!后来我收到了维也那乐团的聘书,履行了两年首席合约。合同一到期就在经理人的安排下于香港举办独奏演出。虽然行程紧凑,但我仍存一丝希冀。渴望能再次见到那位特立独行的安娜。

 (待明日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