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angchuanjun的博客

 
 
 

日志

 
 

铭怀爱妻 永念林芝 (上)  

2016-04-12 04:39:29|  分类: 广川诗文续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川君

                                                                                                                                                                                                                                                                                                                                                                                                              20  铭怀爱妻 永念林芝 ()

【爱妻简介】

韩林芝是我的结发妻子,19341010日生,河北省衡水市枣强县大营镇封花里村人,与我同乡,相居只有一条胡同之隔。她2岁即失去父母之爱,跟祖父母长大,受尽大家庭的磨难。18岁始上小学三年级,19537月,考入河北省南宫县马家屯完小。19557月,考入南宫县初中。19587月,考入北京机械学院中专部计划与统计专业(4年制),19627月毕业,分配到洛阳轴承厂工作,与我结为连理。1963117日生下长女丽亚。19661月,调入平顶山矿务局土建处任会计工作,与我团聚。1966124日,生下双胞胎女儿为民和维恭。1971年夏,调入矿务局中学任会计。197269日,生下儿子红雨。198812月,被评为会计师,19925月光荣退休。19941114日因病逝世。

 

下文即写对其相识、相恋、结婚生子、同甘共苦、尽职国事的刻骨铭心的怀念之情。

1951年秋季,本村初小开学后,班上突然来了三个大姑娘:韩林贵,19岁;韩文质,17岁;韩林芝,18岁。十七大八的大姑娘何以插班上小学三年级呢?林芝后来对我说“是受了二姐的影响”。二姐有两个:一个是林芝的同胞二姐金戈,她正在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上学,诚劝自己的妹妹要学文化;一个是本家堂二姐韩林英,高小毕业,在北京参加了工作,她说:“有文化,就可以脱离农村,到城里好找工作。”我当时看到韩林芝眼睛一亮,从此便结下了不解之缘。

19557月,我考入河北省立冀州中学。初二时,大家处于1517岁年龄段,为青春发动期,对异性产生了爱慕之心。我们年级共6个教学班,38 41班是男生班,因为开始都不蓄发,笑称“和尚班”;4243班是女生班,笑称“姑子班”。和尚们临睡前爱给姑子们的长相评分,个别的开始了初恋。我们班的孔宪考和42班的董惠莲相恋,张其坤和43班的步桂珍相恋……后来他(她)们都结成了夫妻。我和林芝经常相见,学习交往多,还在一起做寒暑假作业,逐渐产生了爱意,曾做梦和她睡在一棵大树上。同室的同学就圆梦说:“睡在一棵大树上,就是睡在一张床上,床就是树木做的嘛!”我也觉得有缘,于是开始给在南宫中学学习的林芝去信表示爱意,不料“心有灵犀一点通”,她很快 回了信,还附了一张她蹲坐的全身照片(现在还保留着),从此便建立了恋爱关系,不断有书信来往,寒暑假回到故乡总想多见面,话儿说不完。

初中毕业前,她还与我商量报考什么学校的事。她说:“我年龄大了(近24岁),报考中专,早些参加工作。你年龄小,学习好,可以上高中,将来考大学。”结果她考上了北京机械学院中专部计划与统计专业,我被冀州中学高中部录取。

1968年夏季整团,作为团支部书记,按上级要求带头向党交心,讲了三句真话,含冤受了“留团察看一年”的处分。这一政治镣铐对一个处于人生转折点的青年不谓不沉重,但它并未把我压垮。鲁迅先生曾说,得人赞誉是令人欣慰的,得人反对可以激励斗志奋勇向前。我要在哪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于是报考了本校的高中班。但是心中发虚,怕因受了处分,不被学校录取。所以,就在当年的暑假,我赶往北京哥哥处,曾三次去天桥劳动局排队登记招工,那时“大跃进”的号角已经吹响,登记后,体检合格即可上班当工人,但我的目标是“上大学,还要出国留洋”,因而前两次排队,将要该自己登记时而作罢,第三次排队不久因接到了冀州中学的录取通知书才放手。此后,我特意去看望寄住在北京前门外阡儿路韩家强叔父家的林芝,并约她出去玩,但强婶子坚决不让,我只好单人去大北照相馆拍了一张4寸的黑白全身照(上照即是)赠给她,高中三年除了寒暑假可以见面,主要靠两地书联系。

1961年高考结束后,我回到了故乡,林芝也从北京机械学院特意回来见我,她说“我最近接到远在福州的父亲的来信,给她物色了一个清华大学毕业的小伙子,让她今年暑假就去相亲。”

这时我和林芝的恋情已经持续三年有余了,且情深意笃,但又想到:林芝已上了三年中专,再有一年就可以分配工作了,而且会分到一机部所属的大厂中,这些厂子又多在大中城市里,而我还没有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如果落选,就会在农村务农,将会误了她的前程。我把这一想法告诉了她,林芝坚决表示“非你不嫁”。于是,我们就议定了一个“先领取结婚证书,并不举行婚礼”的对策。1961811日,我们在大队开了证明,请二婶做介绍人,还有林清姐一起去大营公社领取了《结婚证书》。那时的《结婚证书》还是一张纸,却同样具有法律效力,当林芝的父亲和继母看到它之后,再也不说反对的意见了,从此也确定了我们的夫妻关系。

    196221日,我和林芝在北京前门外大北照像馆合影,在当时可谓标准的结婚照。一起经天津三姐处回故乡,腊月三十(24日)中午赶回家,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没有(无力置办)新衣、被,没有宴请宾客,只给天地、父母三鞠躬,吃了一顿饺子婚礼就告成了。晚上我们睡到了一个炕上,但为了不影林芝的学习,因而我们的夫妻生活是在她中专毕业分配到洛阳轴承厂以后才开始的。有诗以记之:

1962-2-1在京大北照相馆拍摄         林芝好,身材多窈窕;林芝好,政治思想高;林芝好,朴实更可靠。今日结发同枕席,白头偕老。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