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angchuanjun的博客

 
 
 

日志

 
 

多彩少年(中)  

2016-03-03 05:08:14|  分类: 广川诗文续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川君

(续昨)

那时候的完全小学是很不好考的,考上大营完小更难上加难。因为大营镇是枣强县第三区政府的所在地,在任区长王加油是延安鲁艺学院毕业生、著名作家丁玲的老同学王北江的儿子,他又是大营完小现任校长、原八路军游击队区小队长宋迈伦的高足,师生办学一心,配合默契,升学率在90%以上,口碑好,生源丰富。我决心要考上这所学校,于是加了夜班,父母也很支持,特意提供了一盏泡子灯(即在煤油灯头上加了一个玻璃灯罩),亮度大大提高,省了不少眼力,提高了学习效率,我每每读书学习到深夜,母亲睡醒了一觉,见我还在学习,便劝说:“楼哎,天不早了,明天还要上学哩,该睡觉了!”我答:“好,我再看一会就睡。”我当时学的绝不是书本上的那一点,还看了《薛仁贵征东绣像全传》、《樊梨花征西》、《三侠五义》、《精忠说岳》、《绿牡丹》等小说,古人的清廉、爱国、侠义给我的影响很深。我下功夫最大的是哥哥自北京寄给我的一本《千题详解》,我如饥似渴地自学了两三遍,什么“鸡兔同笼”、“植树问题”、“行程问题”等等,都学得滚瓜烂熟,只要谁说出一道题,我便能说出它在哪一页,怎样解。这本书确实开发了我的思维能力,提高了算术水平,所以在大营完小招生的算术考试,我荣获了第一名。此后,直至高中毕业,我的数学学得都很轻松,而且经常得满分。这本书至今还保留在我的书架上。我的学习成绩不仅受到同学们的称赞,而且获得郑老师的极大信任,他在班上对大家说:“谁考不上大营完小,封俊楼一定能考上。”老师的赞誉更加强了我的信心,我决心不辜负家人和老师的期望。

19537月,大营完小搭席棚、备长条桌椅招考50名五年级新生,有800余名考生,其中还有山东籍的投考者。作文题是“最可爱的人”,那时关于志愿军的报道不少,像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影响面就很大,然而我却不熟悉,所以只写了我敬爱的师长,因而只得了60多分,但我的算术分高,总分依然处于前三名,所以还是被录取了,被录取的还有同班同学李花里的郑立敏同学。这一年学校有两名学生考入大营完小,确实给学校和老师争了光。其实,考完大营完小,我和林芝与其他同学还参加了南宫县马家屯完小的招生考试,我和林芝都被录取,因为这所学校离家远,且没有大营完小出名,分身乏术,所以就舍弃了。

大营完小地处大营镇东南角,是一座四合院建筑,大门向南,右边是五年级教室,左边是13年级教室,东教室四年级用,北左边是六年级的教室,都是平房;北右边是一排瓦房,是老师们的办公室兼卧室,其后为教工厨房、储藏室和牲口棚(学校养着一头毛驴做运输之用),与六年级教室隔一条两米宽的通道,有个后门可以到东大街去,此门在开、放学时才开。西面的三间平房也是教职工办公和休息的地方。院落不算大,全校师生做广播操还站得下。学校大门南有一个水塘,有一二十米宽,向东和护城河连在一起。大门向西20余米处有一座砖砌的小桥,四米多宽,六米多长,跨过小桥向南,右边是男女生厕所,向左是学生伙房和宿舍。

五年级和六年级上学期我是走读生,天蒙蒙亮乡人们还在熟睡,我就起床了,手持一把小鞭子(防狗),先围绕村子跑三圈,再坐在灯下预习功课,然后吃过早饭,背上书包和两个大白高粱窝窝头、一块萝卜(红薯)咸菜上学去。家距学校5华里,边走边看书,不一会儿就到校了。上午上四节课,12时下课后,到学生伙房取回被蒸过的窝窝头,再打一壶开水,就着咸菜完成一顿午餐。有一天早饭后,母亲对我说:“楼呃,今天没窝窝了,给你两角钱,中午在大营街上买点煎饼、馃子吃吧!” 在五三年,两角钱可以买不少吃的,但我舍不得花。曾见别人买花生吃,很馋,但自己无钱买。这次有钱了,狠狠心就买了五分钱的炒花生吃,算是午餐,晚上回到家中,把剩下的15分钱全数交还给了母亲。母亲心疼地说:“是娘不好,饿着你了吧?”我答道:“没有,花生很香,解馋了。”

上六年级时,张景瑶老师做我们的班主任,教语文课,山东籍的张老师还教算术,王英老师教史地。经过一年的同窗,和李花里的郑立敏、史花里的史新菊、任花里的任明阁、杨庄的董肇兴、艾庄的顾世宽都成了好朋友,他们都比我大两岁,属兔的,顾世宽还介绍我加入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为了有尽多的毕业生考上中学,到了六年级下学期,学校要求走读生住校,我们晚上就住在教室里。那时学校还没有安装电灯,晚上不上自习,同学们互相切磋功课,有时在院子里乘凉,晚上9时睡觉,躺在床(课桌)上,用过电影的办法,回忆一天的功课,做到条理清晰,有模糊的地方,第二天早自习时进行弥补。夏天的一个晚饭后,几个同学在院子里听老师谈话,宋校长叫我去后面厨房里提开水给老师们喝,我不仅提来了开水,还按在场老师数拿来了茶碗,接着倒好,自校长以此呈给老师。宋校长对此赞不绝口,说:“封俊楼真聪明!”说得我倒很不好意思。

说真的,我的学习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的,不仅算术、史地考一百分,语文还经常考一百分呢!毕业考试成绩是全班第一名,这也助长了我的“野心”。有一天,父亲对我说:“楼啊,你哥哥来信了,叫你去北京当工人呢!去吧!”我毫不犹豫地说:“不去,我还要上中学、大学,还要留洋去呢。”父亲不勉强我,很坚决地说:“好吧,只要你考得上,砸锅卖铁也供你上。”

照完毕业像(和顾世宽一个底板,一寸的),该报名考初中了,绝大部分同学报考本县中学——枣强县中学。我到班主任张老师办公室请问“有没有更好的中学”,张老师说:“有。冀县中学是一所省立的,很出名,我还有个同学在那里教书。”我央求张老师带我去考,他说:“你一个人去考,人太少,你回去再联合几个同学,我带你们一起去。”我分别联系史新菊、董肇兴、孙西治、张金釜、高子根、郑治才等学习较好的同学,他们都同意报考冀县中学。张老师把我们叫到一起,开了一个小会,说明了注意事项,约定了出发时间。第三天太阳快露头的时候,我们背好干粮(烧饼、大饼、花卷等)和被单就出发了。张老师有一辆自行车,他不骑,让同学们把行李都放在上面,轮流推着走,张老师也步行带领我们直奔冀县中学。途中经过一处名侯仲的地方,村前有一处高台,高台上长着一颗大松树,30多米高,两抱多粗,枝繁叶茂,郁郁青青。张老师告诉我们:“在日军占领时期,有一天,一排日本兵带来大锯、斧头、绳子等砍伐工具,要把这颗松树锯倒,拉走去修炮楼子。不料他们一动手,便刮起一阵旋风,把日本兵吹得东倒西歪,两眼难睁。这时村中一位白胡子老头蹒跚走来,对日本兵说:“你们惊动了神仙,这是一棵神树,伐不得的。否则,就会家破人亡。”日本兵被老人的话吓住了,于是草草收兵回营,这棵大树才免了一劫。听着这有趣的故事,同学们的脚步更快了。不到中午,我们已经走出50余里,来到了一个叫张家庄的村子。这是张老师的家乡,他把我们领到了家中,受到师母的热情招待。吃过午饭,张老师带我们继续上路,太阳快要落山之时,经过近80华里的跋涉,终于来到了冀县中学。

冀县有两所中学:一所叫“冀县初级中学”,属县办初中;一所叫“河北省立冀县中学”(1958年更名为河北省冀州中学),是河北省办的一所完中,原名华北第六中学,是一所随军学校 ,校长是王北江,地市级的老革命,延安鲁艺学院毕业生。当时冀县城西北角还有一所师范学校,班主任张老师就是这所学校毕业,所以他对冀县城里的学校比较熟悉。张老师先找到他的老同学赵裕民老师,赵老师领我们报了名,然后带我们在学生宿舍休息。因为正值暑假,学生尚未回校,所以安排报考生住宿并不困难。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我们就参加了考试。大约过了一个月,录取通知发给了大营完小,除郑治才同学落选,其余我们六人都被录取了。学校和张老师都非常高兴,说我们争了光,为后来的同学开了个好头。这次升学考试我未能看到榜文,但自我感觉良好。19557月冀州中学招收4个男生班,2个女生班,共300名初一新生,我被编在年级第一班——38班(男生班),被命为3号学生。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