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angchuanjun的博客

 
 
 

日志

 
 

整团  

2016-03-23 05:25:23|  分类: 广川诗文续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川君

整  团

天有可测风云,人有不预祸福。诚实和正直是一种美德,但有时也会被政治骗子所利用,造成终生的遗憾。河北省在反击“右派”的斗争结束之后,又在青年学生当中开始了“整团”运动。

记得冀州中学的整团运动是在1958年的夏天开始的,约在五月的一天下午,校团委会书记耿树起老师召集毕业班的团支部书记开会,他向我们传达了上级的指示,说明了整团的意义和做法,要求我们“要带头放包袱,向党交心”。晚自习前,我召集了本班的全体团员同学(20余人),向大家传达了团委书记耿老师的讲话精神,并带头“放包袱,向党交心”,讲了三句真话:我村的干部作风不民主,把社员吊起来打,这是国民党作风;前几年我们村都卖余粮,现在吃返销粮,粮食都弄到哪里去了呢?被苏联老大哥要去了;每天一斤粮食不够吃。我的饭量很大,那时中午一顿饭要吃8个馒头(每个一两半左右),仅次于吃12个馒头的孙世谦同学。

没料想,我的三句真言被同班同学、团委会委员崔维慎汇报到校团委后,可不得了了,召集全年级的团支部委员开我的批斗会,无限上纲上线,说我“农村干部是党员,反对农村干部,就是反党;说粮食被苏联要走了,就是反苏;说一斤粮食不够吃,就是反对党的粮食政策”。我心中不服,昂首站立,有些同学就拍桌子打板凳,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态度不老实”。我很冷静地反驳他们说:“我既不反党反苏,也不反党的粮食政策。我讲的都是事实,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实事求是就是实。”

同学们和我无怨无仇,心里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奈何我不得,批判会很快就结束了,然而校团委还是对我做出一个“罢免领导职务”的决定,更没料到的是这一决定报到上级团委之后,给我升了好几级,吴彬酉老师在全年级学生大会上宣布给我“留团察看一年处分”(据说中农出身,是团结对象);孙世谦同学也说了几句真话,因为出身于地主家庭,而被开除了团籍;副班长张其坤同学也说了真话,曾挨了批判,但是贫下中农出身,而免予处分。

这一政治镣铐对一个处于人生转折点的青年不谓不沉重,但它并未把我压垮。鲁迅先生曾说,得人赞誉是令人欣慰的,得人反对可以激励斗志奋勇向前。我要在哪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于是报考了本校的高中班。但是心中发虚,怕因受了处分,不被学校录取。所以,就在当年的暑假,我赶往北京哥哥处,曾三次去天桥劳动局排队登记招工,那时“大跃进”的号角已经吹响,登记后,体检合格即可上班当工人,但我的目标是“上大学,还要出国留洋”,因而前两次排队,将要该自己登记时而作罢,第三次排队不久因接到了冀州中学的录取通知书才放手。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